暮鼓晨钟-河工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入住
查看: 1122|回复: 16

[原创小说] 异质

  [复制链接]

141

主题

2

听众

3万

积分

七世轮回

一个忧郁的栖居者

Rank: 4

签到天数: 2 天

[LV.1]大一新生

在线时间
80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2-10-14
威望
27047 点
金钱
91579 HGB
注册时间
2006-6-3
积分
31602
记录
9
日志
3
帖子
2982
精华
9
好友
50

宣传大使奖 论坛活动积极奖 宣传大使奖Ⅱ 周年庆突出贡献 解甲归田

鲜花(4) 鸡蛋(0)
发表于 2011-9-23 21:04:04 |显示全部楼层


他独自行在嘈杂的人群中,他看着从他身边经过的一个个灵魂的影子,仿佛他自己便置身在这空灵的境地。他看着四周,呆立了好久,自己的静止牵动了整个空间的静止,就像这一刻凝成一个点,绾成一条线,每个匆忙的灵魂都静止下来,就像一幅静态的剪影。

远处传来的淡淡的紫罗兰的花香的风的声音,窸窣的一响,道旁的一枚树叶落下,竟把他的梦境打破了。

他回过头来,那枚树叶在空中摇摇晃晃,一阵微熏的风吹来,温微地轻抚在他的脸颊,在这清秋的早晨,在这透明清澈的秋日里,他的身体觉得灵魂要走出来,他好像回到了童年的歌声中,又好像躺在情人温润如玉的臂膀里。

他抬头看看天,天越发的湛蓝了,这是这个城市难得一见的湛蓝清澈。他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便自语道:

“这里就是你的栖身之地,这里就是你的安身立命之所。你呵,就要用着一身去奋斗,无论你身边的人用何种眼神来看你,不管他们在你背后用多么恶劣的语言来诋毁你。”

他强作笑颜,但觉路人向他投来异样的眼神,他就把脸上的笑容装成一副忧郁的神色,好像他的笑容怕被人看到似的。

他的忧郁又顿时将所有的梦境都幻灭。

他也想贪点依恋,贪点爱情,可是这让他感到一种罪恶的滋生,贪求是源自欲望之外,欲先求之必先得之的道理他是知道的。贪本来就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在良心来说难以自安,而他也看惯了贪的本色,他是更加的不敢奢求了。

奋斗,为了理想而奋斗,为了信念而奋斗,为了将来而奋斗。而这些,在他看来,不也是在追求额外的利益巩固自身的欲望吗?

他毫无半点生趣。心里想着,真想找一个人迹罕至的山腰水畔,去贪求那孤寂的深味去。做一个隐者,出没在山水云天之间,不再为世俗凡尘的喧闹惊扰,不再为功名利禄而去熏心,每天清晨能手捧自己喜欢的书籍,游走在山水险峰之间,看看云卷云舒,感受汍澜聚集,看看雨雪霏霏,鸟兽虫鱼。

他就这样静止的站立,路人仿佛已经习惯了眼前的这么一个怪人,见怪不怪的瞥上一眼便匆匆赶路。他又想到,缘分是什么?其实就是这样的擦肩而过。



他是公司的事务员,在上级调度和协同现场生产的联络之间奔碌着。

这是一家日资和台资合资的企业,在日式的管理模式下,他感受到的是一种过于苛刻的严谨,而台湾人则相当的烦琐,在这样一个环境下生存需要的是极度的忍耐和近乎变态的屈从。对于他来说,虽无深海般的民族仇恨,亦无抵触商品外侵的远见大义,选择这样的企业完全是迫于生存,处于外企的剥削态势他也可以忍耐屈从,整日的奔波劳碌倒也相安无事。

在偌大的通透的事务所里,他虽然坐在全体同事的中间,然而却总觉得孤独的很,在人多的地方感到孤独,倒比一个人冷清的地方感到那种孤独来的更加难捱。看看他的同事,一个个都兴高采烈地讨论着感情的悲喜,窥探着他人的隐私,装模作样地谈论着看似与工作相关的事情。

这对于日本经理来说,他们无法看清员工在做什么,但凡看到了也不明就里,还认为是在努力工作,与同事间沟通工作,日式企业管理苛刻到变态,办公室是一排排的办公桌,上百人坐落在里面,没有隔间,没有遮挡,就连总经理也不例外。在经理众目睽睽外加隐秘的电子眼的监控下,他总觉得不安,也不想在工作时间去做其他的事情,所幸没有做其他工作以外的事情,问心无愧,但他总是在自己的位置上做无边无际的空想。

在经理们开会的空当,同事们如牢狱里的囚犯得到特赦或获得放风活动的机会一样如释重负,开始分享这片刻的自由欢愉,也惟独他,仍是一脸的愁容,一个人锁紧了愁眉,嘴巴也紧闭地敲不出一个字来,兀自不作一声。偶有同事来调戏他一会儿,他也不作一声,同事顿觉自讨没趣,便也悻悻然走开,只剩他和他的思想继续云游去了。

在这里最初的一段时间他还觉得,这种苛刻是一种上进,惟独压力才是提升自我能力的原动力,他在心里这样想:“愈是有这样的压力存在,也愈加会督促我去学些东西,也愈能逼迫自己去接受未曾学到的技术。”他甚至用这套理论去说服同事,而他却招致他们的嗤之以鼻,更加的不去理会他,不屑于他了。

“他们都是被麻痹了的,他们当然对你是不屑的,你不能去怨恨他们。”在被周围的同事否定了之后他这样的安慰自己。

他们在那谈天的时候,他也就本分了起来,继续他的理论胡思乱想起来,而他的同事也渐渐习惯了他这么一个人,都以为他是一个爱孤独的人,所以谁也不敢近他的身,渐渐地远离了他。

他所在的部门女同事颇多,凡有女同事遇到工作上的事情都会来惊扰他,因他表面孤僻,其实还是个热心肠。再者他没有理由去拒绝他们蜜饯一样的嘴舌,她们也会因此抓住他这样的心理,更加的肆无忌惮起来。他也不敢说个不字,只想着:“犯不着和他们锱铢必较的,她们都是些小家子,息事宁人的好,只要她们不再过分就好。”他的忍耐力好的很,他也时常遵循孔老夫子的“唯女子与小人难养”的伦理。

他的那些女同事在那里欢笑的时候他总疑她们是在那里笑话他,慢慢地他居然变得疑心病起来,他和别人的目光一接触的时候,他就觉得对方是不怀好意的,而他也就把自我防卫意识警戒起来。尤其是觉得她们都在一边谈天的时候,他总会觉得她们是在说自己,忽然脸红了起来。

他最怕女同事的娇声,若是这样的娇声,即使是遇到最难办的事他也会昏了头一样先应承下来,等他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又会后悔地自责起来:

“你这个卑怯者!

“你既然答应,又何必去后悔?

“既要后悔,何必当初没有那样的胆量去拒绝。

“你这个懦弱者!”

说到这里,他忽然想起那些女同事的眼波来。的确是足以将任何男人的心迷住的眼波,他忽又自嘲起来。

“呆人,呆人!她们虽有意思,与你有什么关系,还不是想让你去帮助她们才施的美人心计?

“哎!他们早已知道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所以才会惺惺作态的表演给你看的,才会来魅惑你的心。”



那天和课长陪同日本来的一位研修生一起吃饭。那个研修生叫义村,一个比我大一岁的日本年轻人.他仔细打量了一下那个日本青年,几缕微微卷起的头发零落在额前,脸庞可能因为长期的营养过剩而造成了肥肿,看上去很装饰的感觉。

他上前同义村打了个招呼,在日企待得时间也不短,几句寒暄的日语还是会的,他对义村说日语,而义村则用流利的中文同他对话,这令他很惊讶,也令他感到自卑,一个仅比他大一岁的日本青年,却已漂洋过海来到异域闯荡。

他们找了一家离公司很近的韩式料理店,进去坐定之后,有礼貌的韩国服务生用韩语说了一声“您好,欢迎光临呢。”义村也很有礼貌的用韩语回了服务生一句,令他更为诧异的是义村竟然用的是韩语,这个仅比他大一岁的日本青年竟然会除了母语外的三国语言,这令他更加的自卑了。

点完菜之后,只见服务生先送上各色的韩国风味的泡菜来,每人先要了一瓶啤酒,边喝边聊,他竟想不到义村的汉语说得如此之好,比他健谈,他只是偶尔地插上一句话,自顾自地喝起酒来,他从义村和课长的谈话中得知义村已在中国呆了有两年的时间,主要学习中国文化,目前来公司研修,据说家族背景很具有影响力,在酒场上自然是要高谈阔论,事业,女人成了他们的话题焦点。

当提及义村的恋爱史时,义村毫不隐讳,他甚至提到了自己的第一次性爱,那是一个我们不敢想象的年龄---14岁。中国的传统文化中这种做法是被看作忤逆的,不道德的。而他们却觉得这是一种正常的生理需求。他们接受西方文化的方式比我们要早一百多年,当然在东西方文化融合的时候他们便积极学习,或照搬或撷取。学习的目的是赶超,这个位于太平洋西岸的岛国竟然是第一个摆脱西方大国欺凌的东方国家。这个面积仅有27万平方公里的岛国依然是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简单的拿来主义已经不可能推动日本的发展,他们开始寻道图强。西方的恋爱自由,性开放在日本流行开来,西服流行的同时,和服被当作最华丽的礼服保留下来;酒吧多了起来,茶室依然是人们的精神净地;西洋歌剧开始唱响,能技和歌舞伎却走向了极致;油画绚丽夺目的时候,日本的浮世绘却成为世界绘画的一大流派......

他越想越觉得自己很落后,自己的国家仍需要富强起来,他喝多了酒,竟也胡乱地说起话来:

“义村君,你的中国话讲的很好。

“你若有时间,我定要跟你学习日语,定要学会的,日语的始祖不也是从汉语中分化出来的吗,我的汉语不差的。”

“那定要相互学习的。”义村举起了酒杯。

“干杯!”

“干杯!”

两人一饮而尽。

他回到了租住的寓所里,头脑清醒,腿脚却不听使唤了。他那火热的颊上忽然落下两行清泪来,籍着酒气的上涌,他忽然忧郁了起来。

他在想:

“我何苦要来到日企来,我何苦要赚这样的钱,那自然要用我平生所学去为日本人干活,为他们去创造价值、

“其他的企业也可以发展的很好,为什么要选择一家日企,虽然没有民族仇恨,但也不能淡忘了国耻历史。

“来了日企倒也罢了,我何苦为他们去卖命工作,敷衍过去也就可以了,何苦要像一头老黄牛一般任苦任怨,任由别人的差遣,我不能这样失去自己的原则。

“我要学到他们的技术和管理方式,然后离开,再也不用看他们的脸色行事,再也不会卑躬屈膝!”

还是回到自己的故乡吧,那里才是他的归宿。在这里,他总是感到空落落的,一种存在而不属于的感觉总是束缚着他。

他的故乡,虽是一个穷乡僻壤的地方,可是他觉得只有在那里才会是最舒适的,最安全的,那片宁静的湖水,那片青绿的草甸,那山峦,而在这个城市,他找不到自己的使命,一个不属于城市的人却生硬地想扎根在城市坚硬的柏油路上,他的灵魂感到不安,他的价值被完全否定掉,他没有一刻不在反省自己,做着自己的检讨,不可避讳地抱怨自己,自惭形秽。

他总是这样无情地对待自己,在日企的两年时间,他愈加的忧郁起来,就像心爱的人猛然间推开他伸出的双手,一脸落寞无辜的表情。

悲观,迷惘,他总觉得与梦想的差距 特别大,很像一滩死水,起不了浪的一潭死水,失望总是比希望来的快,,希望变成失望后更加打击人。



那次他回到家乡,幸对南山,木槿满园,无穷之门重峦叠嶂,上下攀折,雄威恢弘,目所及处,无所阻碍,无穷之地,俯视长空,持怀游览,胜于津门。名利之心至此如冷灰一般,故地风景让他这个游子顿觉安然。他悲叹道:

“故乡是回不去了,寻根,最后故乡也将成为一种记忆。

“故乡,还是希望回去的,那里天闲雏牧,傍水依山,浩然晴朗,湛蓝青碧,层林苍茫,原野青茵,羊儿欢跑,这里就是现实,这里就是世外仙林。乡土之情,至死难忘。”

并不富裕的家庭为了供读他几乎倾其所有,他何以这样一事无成悻悻而归,又有何颜面见家乡的父老。他还有兄弟就读学校,还需要他去帮助兄弟完成学业。他便打消了回去的念头,选择继续在外面打拼,成个样子回去,也好有个交代,父母颜面也会有光彩。

他不愿把这些经历说给别人听,即使说与他们也只会唏嘘感叹一番,于事无补,他亦不愿就此博得同情,他知道同情最不切实际,所以他选择了沉默,宁可与他人隔阂开来,把自己封闭起来。

他倒是还有几个深交的朋友可以寻访,也许久不去寻访,因为去了寻访了回来,心里反倒觉得空虚,各人有各人的生活。他去寻访H君时,却听得多了他的絮叨,竟比起自己的单身来更是不如意,新结识的女友吵着闹着无居所不结婚,感情几近崩溃。H君是在同一所城市里离他最近的朋友,他本来想着同他把自己内外的生活讲出来,好得些同情回去的,然而到了那里,谈了几句以后,尽是H君的不如意了,他只好强压着自己的情绪反倒安慰起他来,看来也“同是天涯沦落人”。

他到L市去寻访Z君,话语倒是投机,互诉衷肠,生活上工作上都不尽如人意,虽然Z君已荣升为经理,掌管大小事务,但他终有厌倦的一天,工作的琐碎使他焦头烂额,压力也很大,归途时他又后悔失言,心里责备,倒反不如不去寻访的好。

朋友们也觉得他悲观了好多,纷纷劝说看得要开点,他又觉得相比之下,最不如意的要算他了,他们同他所讲的那些不如意不及他的十分之一,这或许是为了配合他的不如意故意同他说这些的,这使他觉得更加难堪,他也渐渐同他的朋友疏远了联系,对什么都不管不顾,对自己更是一种任其自生自灭的堕落起来。

在他与朋友交游离绝之后,他的忧郁症愈加的严重了,甚至感到有一种罪恶感在他的身体里面滋生了起来。

他开始厌恶起现代所有的通讯设备,他干脆把手机关掉,断绝了网络,自己蒙在被窝里睡了过去。



他睡了整整一个下午,醒来看看表,已经是下午五点的时候,他打开了手机,看到兄弟的留言。

“哥,你国庆假还回来吗?家里让你回个话。”

他看完后才知道原来要过国庆了,长假一个礼拜,他也不愿回家,就现在这样的状态,他要是回去了必定会让家人为他担心的,那么他就得找个理由回避了。

他想来想去,觉得用加班这个幌子是个不错的借口,日企加班平日就多是常事,家人也知道这个情况,他拨通了家里的电话,接起电话的是他的父亲。

“爸,我不回去了-----假期要加班,走不开-----”

“呃,那你就加班吧,别太累了。”

“嗯,没事,家里要秋收了吧?”

“嗯,没多忙,该收割的都收割了,就差往回拾掇了,你别操心了,和你妈说几句吧。”父亲在电话那头窸窸窣窣地把电话给了母亲。

他自觉得没什么可说的,但又觉得长时间没有和母亲说话了,母亲定也想念他了。

“妈,我回不去了,要加班,你们要注意身体。”

“咋了又要加班?有时间抽空里回来吧,对象谈得咋样了?”母亲在电话那头问起。

这是正中下怀的事情,他勉为其难,“呃,谈着呢,你们别操心了。”提及女朋友的事情是他最为头疼的了。他没有敢和家里说起自己没有对象,只好编个假想的女朋友来敷衍父母。父母则要求他领回家里来,父母也定是期盼的心切了。他总是推脱,如何把这个假想的女朋友带到父母面前呢?这着实令他头痛。

如何能杜撰一个假想的女朋友出来呢?他自家也觉得自家老大不小了,看看周围的同事朋友也都一个个成了家置了业,他觉得自己同别人相比 落差了好大一截,短期内是赶不上了,他不免又陷入了深度的忧郁。

为了此事,他居然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敢给家里打电话,每次也都是隔了长时间父母给他打过来,他也都吞吞吐吐搪塞了过去。

“为什么我就不能贪求一点爱情,是因为我的贫困还是因为我不懂也不抉择的执着和沉默。

“我所要求的是异性的爱情,即使只是一颗安慰的体己的心,即使只是来自同情的爱情。

“我并不要名誉,并不要才情,也并不要那无情无义的金钱,若有一个姑娘,能真心真意的对我,无论美丑,我就心满意足。

“若有一个知己红颜,即使她要我去死,我也毫不犹豫地答应他。”

他饭也不愿吃一口,一直在被窝里睡到午后四点钟的时候才起身,他也无所事事,起身之后觉得甚是无聊,便想到要出去散散心,此时,夕阳从窗户透了进来,黄灿灿的,屋里没有开着灯,有点昏暗,但见那金黄的阳光铺在地上,有些雍容的高贵,亦像是一幅古典的美图,他来了兴致,一个人出去,独欣赏这夕阳也是好极,那些红颜美女暂且抛在脑后。

在他租住的寓所附近有一个空旷的平原,平原近处是一条运河,运河的彼岸是一片树林,彼岸的人家升起一带的苍烟,悠悠扬扬地笼罩在那里。也是一幅别有风韵的美图了,他踉踉跄跄地走到平原处的运河边,他穿过了平原,走上运河的堤坝,这一脉长堤逶迤蜿蜒到不知尽头,横在午后的太阳光里,像一条金色的绸带。

他独步走到一片空旷的水泥石砌成的十方米左右的渡台上来,他心想许久之前这里就是那渡口了,他看着那直直的延伸到水里的青石台阶,浮萍在水里成片地伸展着,开着碎花,黄橙橙的,镶嵌在浮萍墨绿的叶子里。他找了一处台阶兀自坐了下来,看那河对岸的青草地去,把视线放得远一些,心也会宽广起来的吧,他自家这样认为。

他呆坐了大概半个小时,远处的夕阳也愈来愈红了,他又觉得该到另外的地方走了,他走到一条砖石堆成的小道上,夹道都是浓密的灌木丛,小路曲曲折折地弯向了浓密的林中,他忽然心颤了起来,这样的环境岂是给自己准备的,这应该是恋人们幽会的私地了,他觉得自己倒心生出了罪恶来。

“你这呆人,这也是你该来到的地方?这也是你该享有的私地?若是遇到了一对恋人在此处幽会,你岂不成了偷窥的罪人?

“你这虫蠹,奈何要闯入转为情人幽会的禁地来,你是有罪的,你本没权去享受这权利的。”

“你只适合这独处,孤僻,甚至把自己封闭起来,你与这外人交往注定是要不被待见的。”

他觉得自己已经不得不回头了,这里也不是他要来的地方,他也不应该来这种地方。

夕阳完全的沉没了,他觉得扫了兴致,不但扫了自己的兴致更少了别人的兴,他在受内心的谴责了。



又回到了寓所,他索性懒得连饭都不吃了,也当做是对自己罪的惩罚,他窜到被窝里,怀想着何时会出项那么一位知己,即便是让他去死也此生无憾了,但是他的理智在克制他的思想,有这样的想法竟是多么的龌龊,这样的贪欢竟如同犯罪一样,他的内心谴责起他来,他的自责让他改过自新。他会一再的给自己机会,每次存有这样的犯罪感时他都会竭力地去阻止,这让他受自己良心的谴责多了,慢慢也就愈加的放纵起来。他捶着自己的心口自责道:

“你犯的罪终究是不被饶恕的,你心头的污点愈来愈多,你这个洁身自好的小人,倒不如死了的干净。

“你终究是要被唾弃的,永受世人的冷眼,永抬不起头来,永被人指着鼻脸谩骂的。”

于是他急于毁灭他的罪证,他也会胡乱的去找些书来附庸风雅,充自己的耳目,他若再有种种幻想便想出一个自我遏制的办法来,他自我摧残起来,也许疼痛可以战胜自己所有的罪恶,他深恶痛绝起来,每每有这一邪念来袭的时候他便一次次地告诫自己,下次绝不再犯,然则到了下次他便身不由己地卷入这场邪念中来,意志也无了,良心也麻木了。那些平日里不着边际的念头都来引诱他,误导他,他竟变得对自己恐惧起来。

秋天到了,气温剧降。外面的景色也萧瑟起来,天空一天天高了,他更是除了工作之外更不愿接近这萧瑟了,凄然花落,虫声消匿,他这个孤独的人再也不愿去感受这种场景了,干脆躲在角落,漂泊的漂泊,孤单的孤单,落叶在风中舞蹈,浮云在天际游弋。

随着秋凉,每天都有草木枯萎,昆虫死去,由于季节转换的自然死亡,一切都在静静地消逝,昆虫在抽搐中死去,为了生存,它们也在痛苦地拼命挣扎,昆虫也尚知爱惜自己的生命,更何况是人呢?他想到自己的犯罪,懊悔,自责,一种深深的内疚和负罪感从他心底发出。

他变得颓废起来,遇上礼拜休息的时候他也懒得走动,蒙在被窝里起也不起,吃饭时食不甘味,没吃了几口就觉得饱了。不几日渐渐消瘦了。

自然的轮回如此浑然无迹。当一个时间段被划分开来,各得其名,并且被人们赋予各色的词汇的时候,它似乎就要承认并且接纳这些定向语言.一切的凋零颓废,还有那些未果的美好却短暂的事情,可怜的秋虫...加上他心情的起伏不定,秋天和不幸被他联系到了一块儿了。

他的忧郁之痕,也随着这秋日的悲凉而日渐清晰;他的逐色求食之痛也随着无法逆转的现实因果愈来愈刻骨铭心了。生活只能也必须这样的流逝,他顿觉存在于自身的是一种孤寂的忧伤,一种难得的美感了。似乎有一种对待生活的沉重压在他心头,压得他几乎窒息,压得他眼睛充血,他甚至要变得去斤斤计较,因自己的一些小失误而自我戕害起来。

他流散在这个城市,与朋友断绝了联系,与同事也筑起了隔膜,亦不敢贸然去联系家人了。只一个人,同他的影子同病相怜。

他也学着抽起了烟酗起酒来,慢慢烟瘾也大了起来,一个人喝酒倒也消遣,有微醉的感觉便倒头睡去,昏沉沉捱过了一些时日,兀自觉得深受良心的责备了。他想到自己因浮躁才失了本性,想到或许有一个地方可以使他觉得安静下来。



他决定去寻访灵魂的清净。高楼掩映下的庙宇香火很旺,也许来到这里的大多数人也都厌倦了都市的烦音喧嚣而虔诚这一片净土来。大悲

禅院里楼宇庄严,梵音祥和,香气氤氲。他进入禅院,便觉脚步沉重,他自知是有罪的,他要来到这里做忏悔,祈求佛主的宽恕。他手捧了三炷香,找到香炉燃起香,在佛龛前恭敬地跪了下来,诺诺地拜了三拜,将香敬到香炉里,他在想但愿这样的虔诚能够得到佛主的宽宥。

他自知身体发肤不敢毁伤的古训,思慕着,应在佛前立个誓约的,但他不敢轻易地立下誓言,他怕是辜负了佛主。

他更无心思去工作了,几天前的钓鱼岛事件使得中日关系处于冷战的边缘,虽没有采取了敌视和遏制政策,但是国民们大都义愤填膺,这种铁幕在中日东盟会晤上因未达成共识而更加激化。同事们私下谈论着事件的态势,也有好事者参加了抵制声讨的活动中,而在国内的日企经理们也不敢轻妄,安分了起来,他们不去触动这样的敏感神经,对待下属也和善了起来,这种和善并不表现出来,而是通过对下属的放任虚与委蛇起来。他们怕触动了这根导火线,因他们的惧怕,就如做了密谋对雇员的戕害,心中有愧,才体现出了惶恐,他们就像出卖一个有恩于他们的人而受到他们自己的审判一样,在落井下石的同时他们仍然受用于员工们所创造的价值。

“他们这是剥削,这是压榨,你为何要为他们去拼命干活。

“他们在你的国土上抓了人却理直气壮地说是闯入了他们的领地。

“他们依赖我们的市场,而你却在为他们提供机会,为他们创造价值,而你换来的却是廉价的劳动报酬。

“你应该离开这里的,如果你是个有血性的中国人,你应该脱离这里的,你并不依赖于这里。”

他终于做了这样的决定,决定离开这个令人压抑的地方。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的那一刻,他再次扫视了一下办公室的人,他们个个都在做着离开座位的准备,有些人甚至提前起身,只是等着那铃声释放自由,便倏地一下冲出这牢笼。看来每个人都是这样的想法,他们正在以势如破竹的姿势准备着离开这个压抑的职场,你何必要去做这急先锋。



始问天涯一叶归,

飘作他乡染尘灰。

为寻人间一魂魄,

直待晚霞伴晨晖。

他默默吟诵着这首诗,那天涯的一叶不正是他自家吗?他就像是一个走在穷途末路的罪人。再也没有脸面见周围的人了,他遮遮掩掩地走在下班回寓所的路上,他觉得在路上的行人都以异样的眼神在看着他。于是他把衣领撑直了,低着头像贼一样逃离了这里。

他的魂魄在哪里?他在苦苦寻找的途中招致别人的冷眼,难道别人的魂魄都比他自己的要金贵?他一个人,永远都是一个人,他走到一条被称为是红灯区的破败街道,美发店一间隔着一间,各色霓虹灯闪烁着直刺入眼睑。但见屋里的人个个粗脂浓艳的打扮,招手示意他进去。

“来呀,进来坐坐。”

“请进来坐坐。”

他不觉惊了一下,就呆呆地站住,但是他也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他觉得内心的罪恶感更增加了许多。

“你何必要停留下来,这里本是灵魂玷污的地方;你何必要停留下来,这里不是你所寻求的地方。

“你既然能够停留下来,还是说明你的心里有不净的邪念,你该做忏悔的。

“你还不离开这个肮脏的地方,你还想在你的心灵里沉淀下不洁的思想?”

屋里面又娇滴滴地叫了起来,他迷离着自己的双腿,有些战栗,急急地逃出了这条肮脏的街道。

他回到了寓所,心里竟然在碰碰作响,回想起来竟心有余悸,若然不是这样,他的定力自然是要考验他的意志的。

他把窗户敞开了,好让晚风吹醒他昏昏的头脑,惊悸之余的他在晚风的吹吹拂下慢慢感觉好点。他打开电脑,认真地做了一篇简历,他决定再也不在这样的环境下工作了,换一份工作也是给自己找一处新生的境地,如果再这样下去他总有一天会疯掉的。

落照透过窗户投了进来,他看到了这样美丽的落日,心情好了许多,该起身出去走走,他是喜欢这落日的黄昏的,一切狂风遇到这样的黄昏也都会停住,再恶劣的天气在黄昏下也都会变得祥和起来,这黄昏有些静谧,仔细呆着,就会发现这黄昏最能让人安静下来,这神秘的黄昏让人 想到,生命是神秘的,只要人能够都活上一天,这黄昏就是最美丽的风景,谁不去眷恋这黄昏呢,就连李商隐都说“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黄昏又是沉默的,这正像极了他的性格,所以他爱这黄昏,于是便想停留下来,但是黄昏走的太快了。他会带走这沉默,带来漫长的黑夜,这死寂,却是他不喜欢的,他不想要着死寂,这会撩动他寂寞的内心。他不想要着漫长的黑夜。

他站在这熟悉的长堤上,触目渐渐远去的黄昏,黄昏走了,像一个春宵的清梦,在他心头一掠,消逝在树梢边上。

他其实也不想要着离群索居的生活。他也不知前面的路途会是什么样的,就像经历了漫长的黑夜醒来之后不知道明天的天气会是如何。他茫然了。

明天会是什么样的?他也在问苍穹,也像是在问自己。

他问苍穹,明天的生活状态是什么样的?他问自己,明天的他还会是他自己吗?他感到身上有些凉意,难道这黄昏过后的明天会是寒冬吗?

深秋的天气剧变无常。他甚至感受到冬天已经来临,就在孤雁掠过头顶的那刻,他感受到那应该是北方最后一只雁了。

(全篇完)

鲜花鸡蛋

悠鬼  在2011-9-27 18:28  送朵鲜花  并说:我很喜欢
无效楼层,该帖已经被删除

253

主题

2

听众

9万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签到天数: 2 天

[LV.1]大一新生

在线时间
1574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6-12
威望
46619 点
金钱
181095 HGB
注册时间
2008-4-5
积分
91837
记录
33
日志
24
帖子
4068
精华
58
好友
86

本期优秀斑竹

鲜花(33) 鸡蛋(0)
发表于 2011-9-25 08:22:48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一种说不出的失落。。。。。
可怜的月亮爱好者

277

主题

7

听众

4万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签到天数: 1 天

[LV.1]大一新生

在线时间
3514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7-22
威望
39026 点
金钱
164886 HGB
注册时间
2010-11-12
积分
42666
记录
0
日志
0
帖子
3327
精华
10
好友
35

本期优秀斑竹

鲜花(196) 鸡蛋(0)
发表于 2011-9-26 20:43:36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真好,只是其中的味道。。。。。
年轻人不应该是这样的思想,怎样的困境,也不应该颓废,更何况,主人公也没有处在真正的困境。
更喜欢马桥!

183

主题

1

听众

4万

积分

七世轮回

Rank: 4

签到天数: 78 天

[LV.6]研二僵尸

在线时间
1750 小时
最后登录
2012-2-5
威望
31635 点
金钱
24951 HGB
注册时间
2008-5-27
积分
45061
记录
41
日志
9
帖子
6759
精华
0
好友
190

大富翁

鲜花(15) 鸡蛋(0)
发表于 2011-9-27 11:42:30 |显示全部楼层
test123 发表于 2011-9-26 20:43
文笔真好,只是其中的味道。。。。。
年轻人不应该是这样的思想,怎样的困境,也不应该颓废,更何况,主人 ...

很颓废么?那我还要不要看?

我一般先看评论再看文。
这样颓废的我没有勇气看呢。

我也记得马桥呢。喜欢。

励志的话
1、看不进书的时候就照照镜子。
2、看不进书的时候就看看银行卡余额。
3、看不进书的时候就想想新婚姻法

277

主题

7

听众

4万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签到天数: 1 天

[LV.1]大一新生

在线时间
3514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7-22
威望
39026 点
金钱
164886 HGB
注册时间
2010-11-12
积分
42666
记录
0
日志
0
帖子
3327
精华
10
好友
35

本期优秀斑竹

鲜花(196) 鸡蛋(0)
发表于 2011-9-27 17:04:55 |显示全部楼层
也许说颓废有点过,我们还是用楼主自己的话讲“忧郁”,通篇读了两遍,我也看不出主人公有什莫可以忧郁的理由。城市里住着很多农村里走出来的人,如果说大学毕业,在日台资企业工作的人都要忧郁,那数以万计的抛家弃子,在城里或卖菜,或搅水泥,或拉砖,或无事可做蹲在大街边儿上等着人来要得那些人就不要活了。无论怎样的困境,只要自己充满了朝气,生活才更加有意义,爱情,钱财,工作,都是副产品,而不是活人的主流,更不是目的。

鲜花鸡蛋

喜欢说切  在2011-9-28 08:38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280

主题

1

听众

4万

积分

版主

河工杏党主席/Durex战队队长

Rank: 6Rank: 6

签到天数: 3 天

[LV.2]大二旧生

在线时间
2484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6-16
威望
40779 点
金钱
148238 HGB
注册时间
2007-12-26
积分
40933
记录
4
日志
0
帖子
3150
精华
8
好友
38

HGBBS战队电竞处女冠军功勋奖章 电竞之王

鲜花(19) 鸡蛋(0)
发表于 2011-9-27 18:32:51 |显示全部楼层
读这篇小说的时候,我总有种熟悉的感觉,看到最后才想起来渊源,太宰治的《人间失格》的感觉,非常富有天朝特色的一部当代小说,我喜欢。

点评

test123  太宰治写完《人间失格》自杀成功了.  发表于 2011-9-27 19:05

280

主题

1

听众

4万

积分

版主

河工杏党主席/Durex战队队长

Rank: 6Rank: 6

签到天数: 3 天

[LV.2]大二旧生

在线时间
2484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6-16
威望
40779 点
金钱
148238 HGB
注册时间
2007-12-26
积分
40933
记录
4
日志
0
帖子
3150
精华
8
好友
38

HGBBS战队电竞处女冠军功勋奖章 电竞之王

鲜花(19) 鸡蛋(0)
发表于 2011-9-27 22:45:38 |显示全部楼层
在天朝的问题是,很多自杀或者被自杀成功的人还写不出《人间失格》

253

主题

2

听众

9万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签到天数: 2 天

[LV.1]大一新生

在线时间
1574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6-12
威望
46619 点
金钱
181095 HGB
注册时间
2008-4-5
积分
91837
记录
33
日志
24
帖子
4068
精华
58
好友
86

本期优秀斑竹

鲜花(33) 鸡蛋(0)
发表于 2011-9-28 08:39:11 |显示全部楼层
test123 发表于 2011-9-27 17:04
也许说颓废有点过,我们还是用楼主自己的话讲“忧郁”,通篇读了两遍,我也看不出主人公有什莫可以忧郁的理 ...

生命的本质而言的确如此,只不过一个情字扰乱众生啊
可怜的月亮爱好者

329

主题

11

听众

18万

积分

VIP

想去大别野的犀牛A

Rank: 7Rank: 7Rank: 7

签到天数: 1722 天

[LV.Master]老不死校长

在线时间
8355 小时
最后登录
2019-12-26
威望
152754 点
金钱
331165 HGB
注册时间
2008-11-19
积分
182719
记录
4
日志
0
帖子
22675
精华
1
好友
298

宣传大使奖 论坛活动积极奖 大富翁 老不死勋章 骑行英雄 周年庆突出贡献 解甲归田 论坛足球队队员

鲜花(118) 鸡蛋(139)
发表于 2011-9-28 08:51:05 手机发帖 |显示全部楼层
大四的看过留名。

我将来要做一个model!又高又瘦,腿又直又白!
老A我很成熟我很稳重,恩!
无效楼层,该帖已经被删除

480

主题

15

听众

15万

积分

VIP

风流倜傥~~V5荡漾!

Rank: 7Rank: 7Rank: 7

签到天数: 676 天

[LV.9]博三幽灵

在线时间
5354 小时
最后登录
2016-3-30
威望
111949 点
金钱
321668 HGB
注册时间
2008-1-6
积分
158911
记录
8
日志
8
帖子
16788
精华
11
好友
712

08年度河工风云人物 乐于助人 论坛活动积极奖 要死了勋章 大富翁 美女 抢楼先锋 老不死勋章 周年庆突出贡献 河北工业大学110周年校庆专属勋章 解甲归田 电竞女神 火炬手

鲜花(183) 鸡蛋(24)
发表于 2011-9-29 00:43:52 |显示全部楼层
为什么要叫 异质呢
我觉得……主人公和大家都一样

世界何其美好,我要专心吃米
无效楼层,该帖已经被删除

141

主题

2

听众

3万

积分

七世轮回

一个忧郁的栖居者

Rank: 4

签到天数: 2 天

[LV.1]大一新生

在线时间
80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2-10-14
威望
27047 点
金钱
91579 HGB
注册时间
2006-6-3
积分
31602
记录
9
日志
3
帖子
2982
精华
9
好友
50

宣传大使奖 论坛活动积极奖 宣传大使奖Ⅱ 周年庆突出贡献 解甲归田

鲜花(4) 鸡蛋(0)
发表于 2011-10-4 22:11:18 |显示全部楼层
小米虫宝宝 发表于 2011-9-29 00:43
为什么要叫 异质呢
我觉得……主人公和大家都一样

网上有一段这样的话,我摘录下来,异质化思维”无疑就是“汉奸”的代名词,其中写道:在古代,隔江犹唱后庭花,是秦淮营生歌女的异质化思维;直把杭州作汴州,是南宋苟安官僚的异质化思维;宁给友邦,不与家奴,是慈禧老佛爷的异质化思维;曲线救国,则是汪精卫的异质化思维……

知晓...

文字里的世界......
{徐晓文}
美丽在那里?

我伸出双手,

掬到的
却是一片冰凉的花瓣

141

主题

2

听众

3万

积分

七世轮回

一个忧郁的栖居者

Rank: 4

签到天数: 2 天

[LV.1]大一新生

在线时间
80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2-10-14
威望
27047 点
金钱
91579 HGB
注册时间
2006-6-3
积分
31602
记录
9
日志
3
帖子
2982
精华
9
好友
50

宣传大使奖 论坛活动积极奖 宣传大使奖Ⅱ 周年庆突出贡献 解甲归田

鲜花(4) 鸡蛋(0)
发表于 2011-10-4 22:22:32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说切 发表于 2011-9-28 08:39
生命的本质而言的确如此,只不过一个情字扰乱众生啊

说的很好,生命的延续本来就是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从一个社会现象看,从力争上游到随波逐流,从争论到包容,从异质到变质,所幸,我还没到变质的时候,所幸,文中的“他”还能感受到现状止于变换。改变自己就能改变现状,一旦当异质思乡主导一个人的思维,那样同别人来说,他就是这个社会的异类,他的思想,他的言行,甚至是他的灵魂都生活在另外的世界。
知晓...

文字里的世界......
{徐晓文}
美丽在那里?

我伸出双手,

掬到的
却是一片冰凉的花瓣

141

主题

2

听众

3万

积分

七世轮回

一个忧郁的栖居者

Rank: 4

签到天数: 2 天

[LV.1]大一新生

在线时间
80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2-10-14
威望
27047 点
金钱
91579 HGB
注册时间
2006-6-3
积分
31602
记录
9
日志
3
帖子
2982
精华
9
好友
50

宣传大使奖 论坛活动积极奖 宣传大使奖Ⅱ 周年庆突出贡献 解甲归田

鲜花(4) 鸡蛋(0)
发表于 2011-10-4 22:23:23 |显示全部楼层
悠鬼 发表于 2011-9-27 18:32
读这篇小说的时候,我总有种熟悉的感觉,看到最后才想起来渊源,太宰治的《人间失格》的感觉,非常富有天朝 ...

抽空看看,呵呵 ~~
知晓...

文字里的世界......
{徐晓文}
美丽在那里?

我伸出双手,

掬到的
却是一片冰凉的花瓣

141

主题

2

听众

3万

积分

七世轮回

一个忧郁的栖居者

Rank: 4

签到天数: 2 天

[LV.1]大一新生

在线时间
80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2-10-14
威望
27047 点
金钱
91579 HGB
注册时间
2006-6-3
积分
31602
记录
9
日志
3
帖子
2982
精华
9
好友
50

宣传大使奖 论坛活动积极奖 宣传大使奖Ⅱ 周年庆突出贡献 解甲归田

鲜花(4) 鸡蛋(0)
发表于 2011-10-4 22:26:28 |显示全部楼层
test123 发表于 2011-9-27 17:04
也许说颓废有点过,我们还是用楼主自己的话讲“忧郁”,通篇读了两遍,我也看不出主人公有什莫可以忧郁的理 ...

恩 谢谢你,想想现在的自己,其实也挺充裕的,不管是时间还是精力上,起码都可以算的上是,有时候忧郁也是一种向上的倾向。
知晓...

文字里的世界......
{徐晓文}
美丽在那里?

我伸出双手,

掬到的
却是一片冰凉的花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手机版|Archiver|河北工业大学非官方社区 ( 津ICP备15003977号-1 )

GMT+8, 2020-2-17 05:45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